豪门的“欧超”一种赚钱方式

  结合这次有组织,有预谋的欧超联盟成立,光靠各界名流,各国球迷的反对浪潮是起不到实际效果的,参考G14的“被招安”,欧足联想平息这次的大地震最好的方法还是“加钱”。

  “我不听你们这帮老东西瞎扯淡!我自己搞,新和联胜!”电影《黑社会》当中,“大D”的发言,似乎映射了今天欧洲足坛发生的故事。

  北京时间4月19日凌晨,抢在欧足联即将宣布欧冠改制方案之前,欧洲12家豪门俱乐部先后发表宣言,宣布成为新成立的“欧洲超级联赛”(以下简称欧超)的创始成员。欧超的计划开赛时间是2022/23赛季,创始人们希望,能从那个赛季开始绕开欧冠,另立门户。

  关于欧超联赛的设想可以追溯至1998年,为了改变欧足联垄断欧洲足球市场利益的局面,传媒大亨默多克、基尔希、贝卢斯科尼就先后提出,要让豪门球队影响力自立门户,摆脱欧足联控制。当时,为了安抚各豪门球队情绪,欧足联欧冠收入的现金分成,暂时平息了这一事件。

  之后在2000年9月,以皇马、巴萨、曼联、利物浦为首、代表豪门球队利益的G14联盟成立,14支豪门球队的参与(2002年新加入4支后达到18支),只有获邀请的球队才可以加入成为新成员的组织形式,“建立一个共同的声音与UEFA及FIFA谈判及争取共同利益”的目标,这些都刺激着欧足联脆弱的神经。

  经过长期谈判,欧足联终于以谈判的方式瓦解了G14这个眼中钉:UEFA及FIFA将支付球员因入选世界杯及欧国杯名单,参加国际赛而受伤的赔偿,让步的结果是G14在2008年2月15日的正式解散,新成立的欧洲足球会协会(European Club Association)成为代表豪门球队利益的这种方案,也一直担当着当中的平衡。

  欧超联赛的故事就像现实版的“狼来了”,长期以来被视为改善各俱乐部在利益分配上弱势地位的有力砝码,确实收效显著。而现在,当曼联CEO艾德伍德沃德、尤文图斯话事人阿涅利先后推出ECA,人们逐渐意识到,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线 变量

  很简单,豪门球队的收入降低,让此前的分配问题更加现实地摆在眼前。尽管欧洲足球五大联赛相继重启,但依据防控要求必须空场比赛,让各大足球俱乐部失去了数额庞大的门票收入。

  德甲巨头多特蒙德年内跌幅高达50%,市值缩水至4.06亿欧元。曼联在2020年一季度营收1.27亿英镑,同比下滑18.7%;净亏损2280万英镑,负债规模维持在4.29亿英镑,同比上升42.2%。曼联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表示:“现在是这家有着142年历史的球队最艰难的时刻。”

  参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与此次疫情有许多不谋而合的地方。在2009年,时任皇马主席的弗洛伦蒂诺就宣称:“应该建立一个新的欧超联赛。”目的是,获得比欧冠更高的分成,维持球队运营,当时也确实为皇马等豪门球队向欧足联争取到了更大的利益。

  如果说疫情的影响和各豪门球队对自身利益的追求是欧超上线的内因,那美国资本的入侵则属于强干预的外因。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曼联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的前雇主,美国大型银行摩根大通(JP Morgan)正在为欧超联赛进行债务融资。欧冠新转播合同的年收入为24亿欧元,而据《》报道,大通公司可以提供总额为35亿欧元的基础设施补助,按照预计的15家创始俱乐部平分,平均每家可以拿到两亿多欧元。除了基础设施补助之外,各创始俱乐部每年还要平分32.5%的转播和赞助收入,另外32.5%由所有20支球队平分(包括创始球队在内),另有20%的收入按成绩和赞助分配。

  美国资本的介入毫无疑问能解各球队的燃眉之急,据英超发布的数据,英超联赛在疫情的第一个财年就亏损了8亿英镑,对于比赛日收入只占到收入总额13%左右的英超尚且如此,其他转播收入不及英超的联赛亏损程度可想而知,美国资本就像一汪活水,有望终结这场资金大干旱。

  其实美国资本的入侵并非偶然,更多的是蓄谋已久。以英超俱乐部为例,曼联、利物浦、阿森纳等著名豪门是被美国资本绝对控股的,水晶宫和伯恩茅斯也有美方资本持股。对于耕耘于职业体育联盟的美国资本家来说,美式商业逻辑才是欧超未来的方向。

  以阿森纳的拥有者斯坦·克伦克(Stan Kroenke)为例,作为美国体育巨头,他还拥有NBA的丹佛掘金队、NFL的洛杉矶公羊队。参照NBA劳资协议规定,球员有工资帽,在超过一定数额后会触发高昂的奢侈税,同时还有硬工资帽(球队薪资不得超过一定数额),从多角度杜绝了豪门垄断局面的出现。

  在北美商业联盟体制下,克伦克可以更加自如地经营自己的球队:相比之下,他旗下的阿森纳在克伦克拒绝投入又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逐渐入不敷出,滑出第一梯队。

  现在NBA最炙手可热的球星勒布朗·詹姆斯目前效力于传统豪门洛杉矶湖人队,他的薪资为一年3922万美元,在NBA并不鹤立鸡群,显然,现行欧足联的性质、商业化运营的水平,并不能让足球世界的球星也达到这样的收入,更不能让足球球星达到这样的收入时,还能保持健康运转。

  欧足联坐拥顶级豪门球队的关注度,却远未发挥其商业价值。阿涅利曾在2016年表示,“欧冠的电视转播收益是15亿欧元,NFL‘超级碗’的转播收益达到了70亿欧元,世界上有16亿的足球迷,只有1.5亿的NFL橄榄球球迷。”

  但需要注意的是,NBA有NCAA和一系列成熟的大学篮球作为人才补充,欧洲足球俱乐部则是从社区化和底层俱乐部上长出来的。按照美式的全封闭联赛形式,欧洲俱乐部的底层与顶层关系将出现动荡,也意味着需要全盘改革。美国模式运营欧洲足坛的想法很美好,实际效果还有待观察。

  对欧超的不宣而战,欧足联表示极度愤怒,联合欧洲各国足协大加抨击,据英、西、意三家足协的声明,参加超级联赛的球队将被禁止参加本国联赛,球员也将无法代表国家队出战。在周日晚9点半,欧洲俱乐部协会(ECA)发表了反对欧超的声明:“我们致力于与欧足联共同发展欧足联的俱乐部赛事,强烈反对封闭的超级联赛模式。”

  ECA的主席是现任尤文图斯主席阿涅利,曾公开支持欧足联的欧冠改制计划,如今又成了欧超的主要倡导者,反复横跳的行为让他在ECA于周日晚召开的紧急会议中没有被邀请,但同时12家欧超计划创始俱乐部均未出席该会议,仅有拜仁和巴黎圣日耳曼作为豪门代表参会。

  欧足联主席切费林甚至评价:“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阿涅利一样爱撒谎的人,周六我跟他沟通时,他还告诉我欧超联赛只是谣言,没这回事,然后他手机就关机了。”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发推表示:“欧洲超级联赛的计划对足球运动有害,我们支持足球管理部门采取措施。相关俱乐部在进行下一步举动之前,应该对他们的球迷和更广泛的足球社区负责。”

  据路透社报道,查普曼·弗格森爵士(苏格兰已退役足球运动员及主教练,在1986至2013年间担任英格兰豪门曼联主教练)说:“欧超是在背叛欧洲俱乐部足球70年的历史。全世界球迷都热爱欧冠,我在曼联期间,4入欧冠决赛,那些永远是最特别的夜晚。”

  对于小球市以及老牌球迷来说,对欧超具有先天的排斥感。据英国《每日邮报》组织的民调显示,有超过7成的普通民众反对欧超,理由是创始俱乐部自动入围,只有少数席位开放给其他球队的比赛模式违背了足球精神。

  考虑到创始俱乐部都为实力强劲的豪门球队,更有可能损害各国国内联赛的根基。例如,如若真少了阿森纳,曼联,热刺等豪门,英超的价值也会因此受损,这也是12支球队握在手里的基本筹码。

  英超BIG6球迷的反应十分激烈,切尔西球迷信托基金会称此举“不可原谅”,并表示他们的成员和“全世界的球迷都经历了终极的背叛”。阿森纳球迷信托基金会称阿森纳同意加入欧超联赛是“作为体育机构的阿森纳之死”。热刺球迷信托基金会表示,欧洲超级联赛是“受贪婪和自我利益驱动的概念,但它却损害了我们所珍视的比赛的内在价值”。

  对于球迷来说,足球是属于社区的,从小时候跟着父辈去球场支持自己的主队,到为人父母后带着自己的孩子去支持,球迷文化的代际传承让主队球迷坚持“球队是我们的,不是资本家的”这样的观点。在欧洲,即使是小球市,底层俱乐部也一定会有死忠球迷,欧超的成立意味着豪门球队将抛弃欧洲足坛自下而上的传统,利用已经成熟化的球队为球队老板盈利,这是坚持传统的本土球迷无法接受的。

  据ESPN披露,豪门俱乐部将向欧洲其他国家或地区支付“团结付款”,这笔款项将超过欧足联赛事提供给中小球会的奖金。

  从球队角度来说,面对疫情期间收入锐减,而欧足联计划从2024年开始将欧冠增加至36队。对于一直在“倒贴热度”给普通球队的豪门俱乐部而来说,增加的赛程负担、各类孙豪并未转化成实际的经济效益。在承担着巨额亏损的情况下,球队老板需要寻找新方法增收,组建欧超联盟的计划因为亏损被按下了加速键。

  离开欧冠对球迷,球员和球队来说都是对传统的背离,在以往欧洲足坛经济稳定的前提下,豪门球队反哺社区,服务于当地球迷尚可实现。但当现在豪门球队自顾不暇,急需“强强对话”的比赛制造话题与流量,刺激球队收入之时,球迷要求俱乐部继续对球迷群体负责已经不再现实。从对为本地球迷服务到为美国老板服务,是在疫情时代的生存之道。

  在俱乐部眼中,腐败的欧足联已经沦为了依附于自己影响力的寄生虫,依靠欧洲冠军联赛收入颇丰,但对各豪门的分成存在不公。按照目前欧冠的赛制,豪门的成绩一旦起伏,就将遭受巨大损失——联赛要拿到欧冠资格,欧冠小组赛要出线,不然就拿不到分成。而在欧超联赛,15家初创俱乐部可以保证每年都参赛,小组赛至少可以打18场,这个数字超过了目前的欧冠冠军赛。

  对欧足联来说,一方面需要回应球迷需求,让豪门球队继续呈现社区化,保持自下而上的欧洲足坛发展传统。一方面美国资本的纯粹商业化考量,一旦欧超以美国模式自立门户成功,办的有声有色,本就处于财政危机之中的欧足联更将腹背受敌。

  在狭义体育产业的“赛事+版权+平台”的三要素当中,赛事本身的变化最小,头部格局难以撼动。大多数的商业推拉,都在版权和平台这两个层面进行,都以第一个要素不变为前提。而“欧超”的出现最值得琢磨的点,恰恰是赛事本身的变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